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曼福保险
【2015.88日.欧游记之二】徒步圣地亚哥,八百公里路和云
monica9091 2016-4-23 09:54:49
发新帖

搜索酒店

入住日期

退房日期


酒店预订
酒店预订
四十万家酒店, 免费预订,前台现付。


万事达电子旅行支票


欧洲铁路通票预订

网站注册会员可以打折购买欧洲各国通票. 购票热线:010- 6225 8938


欧洲旅游签证专用保险

在线购买,在线出单,高性价比


欧洲租车预订



欧洲租车预订



会员优惠活动


行程单

旅行时间:2015-11-16 ~ 2015-11-16人数:1人均花费:0元

monica9091 帖子 发表于 2016-4-23 09:40:09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onica9091 于 2016-4-26 10:46 编辑

走过的路很长

路上的故事很多

所以,这是一篇超级啰嗦的流水账

关于2015年11月到12月的一段徒步旅程

从2016年1月开始写,到4月完结

独自从意大利出发,从法国走到西班牙。36天,800公里

从一枚徒步小白,到camino重度上瘾者

圣地亚哥,只是一个开始

长文,慎入


2015年11月初,第二次踏上欧罗巴大地

意大利,法国,西班牙,比利时

88日的无国界漫游和旅居

这里所写的,是漫游部分

另一篇是关于比利时的,链接如下,未完结



-------------------------------------------------------------------

一枚已经走在奔三路上的90后谈”成长“,似乎有点矫情

但是,这确实是一次成长之旅


逐字记录于此,为曾一步一步走过的路,为即将要去看的千山万水。

感谢诸位的喜欢!


路线:Camino de Santiago Frances 2015年11月16日从都灵出发,12月21日返回都灵,意大利-法国-西班牙-意大利。总共36天。两天在路上,三天在城市,三十一天徒步。Turin-Bordeaux-saint jean - Santiago -Barcelona-Turin


花费:650欧/4550RMB( 往返意大利交通100欧,全程住宿252欧,吃喝购物等248欧)

pu.jpg ok.jpg 908.jpg u.jpg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onica9091 帖子 发表于 2016-4-23 09:45:25 显示全部楼层
番外篇
My Way.
缘起:2013年的5月,上海。与一个德国哥们坐在青旅的院子里晒太阳闲聊,说起了年底去欧洲的计划。他说,你可以去走圣地亚哥之路啊。
2013年的11月,开启第一段辞职旅行,却因未能拿到签证放弃了欧洲。
2014年的5月,拿到了三个月的申根旅游签,然而整个夏天八十多日全部贡献在意大利的吃吃喝喝上。
2015年11月,结束第二份为期13个月的工作,第二段辞职旅行正式开始。再一次揣着三个月申根旅游签,以及上海往返米兰的机票,出发。
圣地亚哥,我来了!

行李:睡袋必不可少。我因为担心冷,多带了一个小毯子,有用但非必要,一度想要扔掉不过终究还是留下了。登山杖我没带。基本的衣物带两套就可以,我是纠结症,带了太多,然后一路扔。一般来说,行李的重量在10KG左右。我的背包在出发时候是12KG,返程只剩下7.5KG。烧水壶很有用,毕竟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喝上热水。电吹风半道被抛弃了,因为我基本上懒得吹头发,洗衣服的次数也不那么多。再者,冬天的时候基本有暖气,所以也不需要电吹风烘干。带了护膝,因为膝盖不好。雨衣或者雨披也是必须的!不然下雨天你就哭去吧。雨伞这种东西还是留着在家,否则分分钟想要扔掉,或是被风吹跑。鞋子也很很很重要!冬天的话还是穿高帮徒步鞋吧,一般的就行,但一定要防水啊。因为走一趟下来会被毁得很惨,买太贵了走每一步心都在滴血有木有。裤子我是全程一条牛仔裤。反正一路走下来,大家都是一样的脏臭,谁也不嫌弃谁。大围巾也是必须!

住宿:沿途都有Albergue,公立或者私立。在Saint Jean的办公室买护照的时候会获得一张全程的所有Albergue的列表,关于地址电话价钱床位数设施以及营业时间段等都有很详细的说明。营业时间是很重要的,尤其在淡季,很多小村小镇都空无一人,所以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停下来住宿。你可以全无计划,但是必须在每天出发之前弄明白当天要走多远住在哪个村镇。要不然就等着摸黑赶路或者露宿吧。大冬天,露营绝非明智的选择,即便你装备齐全。但是也不能完全相信列表,那个指南的更新频率似乎并不高,很多信息都有误差。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问当晚住宿的Albergue的工作人员,以及沿途遇到的朝圣者或者当地人。去酒吧喝一杯聊聊天也是获取信息的法宝之一哦。平均下来每晚住宿7.5欧,53RMB不到,相比于国内完全不算贵,且设施基本都很完善。关于住,有太多可赞颂可吐槽的,到后面再细细总结吧。

吃喝:原则上是,有什么就吃什么。因为大部分时间在野外,有时候走一两天都遇不见一商店。真不是玩笑。不过,西班牙的消费比意大利便宜,红酒啤酒随便喝。对于我这个时时刻刻担心自己会被饿死在山沟沟的人来说,每天不往背包里塞上几公斤食物就觉得心慌慌。遇上有超市又有正常厨房的时候,就好好给自己做一顿饭吧(这一路遇见太多奇葩厨房好嘛!)也有很多人沿途都是在Bar吃朝圣者套餐,平均10欧,有主食,肉以及水果或者甜点。偶尔也会有沙拉。但是!真的很难吃!!!!

The Way.
圣地亚哥之路: 圣地亚哥之路是举世知名的苦行朝圣之路,其实就是一条前往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德-康波斯特拉,向基督教十二使徒之一的圣雅各(即西班牙语中的“圣地亚哥Santiago”)朝拜的旅行路线。圣地亚哥-德-康波斯特拉与耶路撒冷、罗马并称为基督教三大圣地。
持续多个世纪,出于对圣徒圣雅各的崇拜,前去圣地亚哥朝圣的人流络绎不绝,尤其是在大赦之年,朝圣人群更是摩肩接踵。在中世纪,圣地亚哥之路更是沿途地区重要的沟通途径之一,传播着各国的学识、思想和文化,并起到促使欧洲各国子民相互融合的认同作用,因而被誉为“欧洲文化第一路”。1987年,经欧洲议会宣布,圣地亚哥之路成为第一条欧洲文化之旅路线。1993年,从西班牙境内的潘普洛纳到圣地亚哥-德-康波斯特拉这段长达约800公里的朝圣之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有一首诗曾这样写道:“上帝喜爱西班牙,喜爱圣地亚哥阿波斯托,就派遣雅各来到这里。为了学习真知,上帝又派遣使徒前往那里。”(费尔南.孔萨雷斯)。就连但丁也这样说:“哪怕只是看一看圣地亚哥的房屋就已经是朝圣了。”
以上信息来源于网上。

从Saint Jean 出发到Santiago,官方距离是775KM,是最为人知的一条法国之路。有很多人是因为电影The Way而知道这条路。终点都是圣地亚哥,但是因为起点不同,就有了不同的路线与距离。
现代的朝圣方式为步行或者骑行。古时候还可以骑马。真帅气!

朝圣者护照:一般都是在朝圣者办公室可以买到,也可以在网上预订。我去买的时候,身边的小伙伴就拿着提前买的护照去盖章。她的护照看上去比在办公室买的精美多了,看得我好眼馋呀。护照的价钱是2欧,据说盖满一本后可以免费领取新的。该护照是朝圣路上必不可少的,入住的时候必须出示并盖章,最后到圣地亚哥换取朝圣证书。不同的起点,护照的样式略微不同。

贝壳: 说法不一,但是大多与神迹有关,毕竟这是一条朝圣之路。
传说一:圣地亚哥的战旗就是5只贝壳。据传,由一名皮曼特尔家族的骑士跟随圣地亚哥弟子们护送圣地亚哥的遗体到加利西亚去,途中不得不游过一道海湾,他破浪出来时身上爬满了贝壳。因此,贝壳就成了使徒圣地亚哥的象征。
传说二:当时信徒把圣地亚哥的尸体从耶路撒冷运往伊比利亚半岛,中途经历暴风雨,船翻了,后来当他们在岸上焦虑等待的时候,却发现远处飘来一叶小舟,仔细一看,圣地亚哥的尸体被放在一个巨大的贝壳上,毫发无损,正朝岸边飘来。
传说三: 朝圣者到了圣地亚哥之后,都要再往西走到世界尽头去看神奇的海妖,到了海边之后,就捡起一枚贝壳带回家作纪念。
在SaintJean 的朝圣者办公室可以挑选自己喜爱的贝壳,不标价,接受捐赠。在路上也可以看到纪念品商店售卖各种有特色的贝壳。不过这完全可以自己DIY啦,要多绚丽都可以。贝壳是朝圣路上最最常见的标识之一(另一个则是箭头).只要跟着贝壳走就不会迷路哦。
科普结束,旅程将从下一楼正式开始哦!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onica9091 帖子 发表于 2016-4-23 09:46:28 显示全部楼层
抵达saint jean
2015年11月17日(上)
下午三点。波尔多火车站。第一次独自在欧洲坐火车。手里拿着订单,却无法在自助售票机上取票。去2号售票厅问询,被告知到1号售票厅的窗口取票。心里略急,因为出发时间已近。一路小跑到1号厅,人不多, 可是也都在排队。选了人最少的窗口。数分钟后轮到我,用法语打了招呼,可是柜台的法国大叔并不那么友好,略带怒色地问我为何选他的窗口,因为那是一个类似于VIP级别的,难怪人少。我递给他订单,然后用英语请他查询,不一会被要求出示护照。搞定。跟他致谢告别的时候,他依旧是一副冷冰冰地神情。无所谓啦。
回到候车大厅,在显示屏上看到列车晚点二十分钟左右。舒了一口气。幸好没误车。放下背包,双肩酸疼。这次出门带的背包是40L,另加一个10L的布口袋。拿着票,略觉奇怪,因为要换乘两次也就是三趟车,可是只有两张票。不确定站台在哪,去问了身边几位法国女士。她们只能说一点点英语,但是都很热心,告诉我去楼下等。火车站正在维修,在站台上随处可见危险标识。找检票口的时候,只看见9号和7号,可是我手中的票上写着8号。来回走了几趟都没有8号的影子,罢,就在7号等着好了。检票,上车,找到票上的座位号。不一会车就开了。天色依旧阴沉。心里略微不安。一趟未知的旅途,正式开启。而我,再次孤身上路。
都说食物是最好的慰藉。可是三明治与矿泉水仅能果腹。车厢里人不多,因为有几个小孩,略吵闹。过道对面坐着三位修女,她们的桌子上放着食物以及经文,时而低声交谈时而各自祷告。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呀。因为,没有背包客!
为了打发时间,拿出本子写流水账。最初的想法是写给自己,毕竟已经很久没有正儿八经写旅行日志。写到第二行的时候决定切换到英文。数了页码,应该够用一个月。
还有半小时到站的时候,听到一个男生用英语问列车员下一站如何换乘。好兴奋!因为听到他提及Saint Jean Pied de Port!应该是同道中人吧。心里默念着,把本子放下就走过去搭讪。不过,我的第一句话是,“请问,你说中文吗?”哈哈。对方愣了一下,然后用中文回答我的中文问话,“我说中文,但是我是韩国人。”轮到我吃惊了!好吧,那就说中文吧。很奇怪的感觉!在法国的火车上与韩国人说中文!不管怎样,第一位小伙伴华丽丽出场了,代号Doctor/医生。因为此欧巴是位医生。很奇怪吧,作为一名医生居然有这么长的假期出来徒步!70天!
换乘的时候,看到车上另一个姑娘,一个妆容精致的韩国姑娘。也是独自一人,但是只说韩语。因为她没有打印火车票,医生就帮她跟列车员说明情况,让姑娘出示手机上的电子版车票。顺利上车。票上并未显示座位号,所以可以自由选择。刚上车,我就愣了,因为又看到了4个韩国男生!看样子也是去徒步的。只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继续与医生用中文以及英文聊天。隔着车窗看了一场日落,晚霞如火。刹那间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窗外或者手机。
列车员来检票的时候,医生拿着票问他关于下一次的换乘。法叔列车员只能说最简单的英语,医生尝试用西班牙语与之交谈,好歹让彼此明白了。这一路遇到的法国人,虽然很多时候语言不通,但是他们的善意与热情完全展现在笑脸上。
再次下车换乘。不再是火车,而是一辆中巴车。放下背包,我与医生在前排坐下。只有7名乘客,除我之外,6位韩国人!都有点怀疑自己是否在欧洲了。
医生说,圣地亚哥之路在韩国很有名。出发之前我就知道这点,但真的看到这么多韩国人,还是被吓一跳。如果说,中国人占领了全世界,那么,韩国人是占领了圣地亚哥之路。原因太多。个人觉得主要有两点。第一,韩国人到欧洲是免签,所以只要揣上机票就可以出发。天知道每年我要为拿到90天申根旅游签死掉多少脑细胞。虽然这些年世界各国对我大天朝都放开了签证,但是对于大部分天朝子民而言,欧洲还是很遥远的,免签更加是超乎想象的。第二,据说某年某位韩国的主教曾走过一次圣地亚哥之路,回国后对教民们大力宣传,于是朝圣者蜂拥而至。所以在韩国有很多关于此路线的攻略。其中一位有名的作者常居欧洲,他的书被韩国朝圣者奉为圣经。在这条路上经常可见他的留言或者印章。
不可避免地,谈及到徒步的初衷。医生说,他休假前其实对这条线路一无所知,也并无信仰。作为一名医生,平常的工作是很繁忙的。他已经连续工作两年,没有长时间的休假。这一次决定休息70天。从韩国出发,到了中国,江浙沪待了十天左右。他是听从一位长辈的建议才决定到西班牙徒步,买了11月16日上海到巴黎的机票。出发之前众亲友都劝说他放弃,因为11月13日晚上发生在巴黎的恐怖袭击。而他终究决定开启自己的欧洲穷游之旅。选择徒步,对他而言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省钱。他并不穷,但是他的消费理念是,每一分钱都不乱花,要花得值得,毕竟赚钱不易。
也聊到旅行的意义。不管是这趟徒步或者别的旅行,都是件私人的事情,所以其中的意义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不一样。对我而言,在乡间走路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800公里也是很完美的距离,走一个月左右,不太短也不是很长。再者,这趟徒步将是我回归简单生活的第一步。走路,吃饭,睡觉。这三件最重要的事情将是旅行的全部。不再需要头疼的交通以及住宿预订,不再有各种无意义的应酬周旋。如电影朝圣之路中所展现的,旅程结束后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另一方面,看世界是一件比买房买车重要得多的事情,走得越远看得越多越发觉自己的无知,也会真真切切地爱上这个世界,会为发生在各地的天灾人祸痛心,而不仅仅只关注于自己。在这个孤独又美丽的星球上,每个人其实都是息息相关。医生表示赞同,说:”此刻,我们在法国,虽然离巴黎已经很远,可是依旧能感受那深切的哀伤。”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onica9091 帖子 发表于 2016-4-23 09:47:09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1.17(下)
终于抵达Saint Jean Pied de Port. 晚上七点二十。整个小镇只有灯光点点,街上空荡不见人影。医生跟其余韩国人拿出地图以及攻略讨论着如何去朝圣者办公室,而后分道扬镳,其中三位男生往镇子里走去,我和剩下的另一个欧巴Kim以及韩国姐姐Lee跟着医生走。后来才知道,那三位小鲜肉预定了酒店。他们仨在这一路也算是传奇,众人传说中的韩国军团,速度超快。医生说,他们年轻啊,刚结束两年的军队服役,这样的800公里跟部队里的训练比起来完全无压力。而Kim和Lee一样,只说韩语,孤身一人。
走在石板路上,兴奋感爆满!出发前两天特意重新看了一遍电影The Way.所以每一步都感觉像是走进了电影之中,但是比看电影的感觉棒了几百倍!作为一位超级懒人,向来不作任何攻略,且自信于在路上的自己可以随时随地被其他大神捡到,所谓的懒人有懒福咯。医生就是这条路上的第一位大神,跟着他走什么都能搞定。拿着地图,找到了办公室的地址,淡季晚上八点关门。我们进去的时候是七点半,只有一位工作人员,正与其余三位朝圣者在交谈。几分钟后,三位小鲜肉也进来了。这个办公室是朝圣的真正起点,因为要在那里买护照以及贝壳,也能获取关于当晚住宿以及接下来徒步路线的重要信息。
之后拿着护照去入住。朝圣者旅舍在西班牙语中被称为Albergue,分为公立和私立两种,一般来说公立的很便宜,毕竟有政府以及其他机构的支持,不差钱。旺季的时候每天都要拼命赶路才能抢到当天住宿的好位置,这完全不是笑话。所幸我选的是淡季,至少不用为一张床担忧。入住的时候被问及,我们四个人要不要住一间,因为楼上的宿舍只剩下两个床位,剩下的人要住到另一间,是在地下室。医生跟我说,如果我不能接受地下室的话我们就分开住,他们三个人住一起。我说地下室没问题。房费都是一样的,10欧,含自助早餐。
到宿舍放下行李后,医生说他和Kim饿了,想去超市买晚饭以及第二天的补给。我虽然有备粮,不过也想出去走走看看。在大厅等他们的时候与其余朝圣者聊天,被告知超市都关门了。毕竟是小城。我们还是出去了,结果真的是一无所获。回来后我把面包和巧克力分给医生,又给韩国姐姐拿出电吹风,她满脸惊讶,哈哈。
待在大厅聊天。前台小哥在泡茶,聊了几句后才知道他是客串的,是前一天才抵达的朝圣者,与Albergue的老板同是智利人。那老板也是好玩,因为有事要外出就请他客串一天前台。智利哥答应了。办入住的时候,他说,不好意思我比较慢,因为是新手哦。而旁边人开始起哄说,这是你的第一天也是最后一天哦,必须要做好。我当时并未在意。智利哥是骑自行车朝圣,从法国某地出发,骑了两星期抵达Saint Jean,也是要去圣地亚哥。当我问及原因,他握着茶杯,叹了口气说自己其实已经移居欧洲多年。近期婚姻遇到了问题,妻子要求离婚。他希望在真正结束前两个人分开一段时间,各自冷静后再决定。所以,他就出来骑行。说完后笑了笑。彼此祝福一切顺利,后会有期。毕竟同在这条路上,说不定哪天就相逢了。
Albergue的氛围是我所熟悉且热爱的。在hostel工作两年多后,看到旅舍就感觉回到了家。每个人,说着不同的语言有着不同的背景,虽是初见却不觉陌生,都是同道中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当天抵达Saint Jean的人,二十个不到。在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名单上有一个印度人一个日本人。其余的来自西班牙,意大利,德国等。相比之下,亚洲团最强大,中韩日印共九人。在欧洲看到日韩的背包客很正常,但是印度人,尤其在圣地亚哥之路上,是少之又少的。好奇得要死,差点就跑到别人的宿舍去问印度人是谁了。好歹忍住了。第一天,可不要把别人都吓到了。作为唯一一名中国人,又是个话痨分子,一盏茶的功夫就与大厅的所有人打成一片,可是他们真真是联合国开会啊,用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讨论巴斯克语,听得我云里雾里。
晚上十点,所有人都撤离。毕竟第二天都是要翻山越岭的,睡个饱觉才是王道。可是我毫无睡意。回到地下室,室友们都已经睡着了。待我吹干头发,已经十一点,而后把自己关在浴室里写日记到一点。请叫我劳模!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onica9091 帖子 发表于 2016-4-23 09:49:09 显示全部楼层
2015年11月18日 第一天    出发-翻越拿破仑之路 27km

早上五点多就醒来。因为太过兴奋,一晚上没睡好。前一晚医生已经决定次日开始徒步,我们仨也默认了跟他一起。约定了早上八点出发。
前一晚去买护照的时候,领取了其余三份文件,分别是沿途Albergue列表、34天徒步指南以及关于拿破仑之路淡季关闭的告示。拿破仑之路,指的是从法国的saint jean翻越比利牛斯山入境到西班牙的Roncasvalles.因为山区的天气多变,尤其在冬季,遇上暴风雪的话就跟电影里面一样了,徒步第一天就坠崖这种事情是真的有发生过。告示上说的”关闭”其实只是政府部门对于朝圣者的提醒,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毕竟是徒步,上山下山的路跟开放的时候一样,差别就在于,路上没有任何补给点。其他季节,山上的Albergue是开门的,至少能稍作休整,好吃好喝补充能量。冬天的时候,全程27公里没有商店没有Albergue,只在5KM和18KM处有水源。询问工作人员的建议。她说天气预报上说第二天是晴天,走山路没问题。也提醒我们一定要备粮。而另一条路则是环山公路,坡度和难度相对来说小很多。我们都决定了走山路。
医生由于刚从上海到法国,在巴黎下飞机后就换乘火车到Saint Jean ,除了飞机餐,一路没吃饭,背包里也没有任何补给。第一天在火车上遇到的时候他说自己已经快渴死饿死,幸好我在波尔多买了大瓶的矿泉水,给他倒了一小瓶水。晚上的时候也是没有找到任何地方买吃的。所以他把所有希望放在第二天的自助早餐上。
六点半,终于决定起床。他们几个似乎还在睡觉。我穿上外套和鞋就上楼,去了外面的小花园。天还黑着,略冷。回到大厅,已经有人在吃早餐。我依旧不饿。烧水泡了一杯茶就回房间整理。七点多的时候,天色渐明。我揣着相机就跑外面爬坡去了。Saint Jean 是座很漂亮的小镇,待了十二个小时就要离开心里真是不舍。但毕竟此行是出来徒步的。也就意味着每一天都要与不同的人和地方说再见。
太阳还没升起。看到医生他们已经背着包走出Albergue,我也赶紧下山回去取背包。七点四十五而已,不是说了八点麽。不过也不想说什么。那就出发吧。

在门口与智利哥告别。很可惜的是之后一直没有再遇见。早上只喝了茶,没有吃东西。不过因为背包里有粮,心里并不慌。回头看了一眼城门,然后赶紧跟上队伍。亚洲团,加油!
医生和Kim走在前面,用韩语交谈。我和韩国姐姐在后面,不是因为走得慢,而是一路拍照。她不说英语,所以我们俩各自安静地走着拍着。
过桥的时候,再度想起电影里的场景。大家都停下来拍照,毕竟跨过桥就走出Saint Jean了。前路漫漫,BuenCamino!
天气晴好。走了半小时不到就觉得热了,因为一直在爬坡。虽然还是走在公路上。一小时后,停下来休息。我拿出从意大利一路背到法国的巧克力和能量棒分给他们。医生早上从Albergue带了早餐剩下的半袋土司。
太阳渐渐升起,草原上牛羊马成群,偶尔可见乡村小舍。八点半的时候见到了另外三位韩国小鲜肉。蹭蹭蹭就走到我们前面然后消失不见了。
九点四十五。走了两小时后,终于到了山路入口。爬了半小时坡后,西班牙小鲜肉Ed赶上我们。他也是前一天抵达Saint Jean,却是一路从瑞士走过来的,已经走了近两千公里。我们几个都穿着长裤和外套,他是短裤短袖。呃,果真是没法比的啊。跟韩国小鲜肉们一样,大长腿Ed不一会也消失了。
十点半。抵达第一处水源。我带的水杯小,300ml,可是韩国姐姐居然没有带水杯!没有带水!我最初并没注意到,后来下午的时候她问我借水喝,我才觉得问题大了,我俩都喝了一些,结果,杯里只剩下了一口水!下一处水源完全不知道在哪里!
十一点。看到了一个关门的Albergue,Ed的行李放在门口,人却不见。医生在后面。我与Kim及韩国姐姐找了阴凉处放下背包休息。太阳很烈,除了Kim之外,我们几个都没有帽子,韩国姐姐披着外套,我则用围巾把自己裹成了穆斯林女孩。几分钟后Kim建议我们先走,医生稍后应该会赶上。也好。
后来医生和Ed都赶上来了,不过Ed很快又把我们甩在后面。十二点,我们四个人都已经很累。例行的休息,吃东西。已经不敢多喝水。
天气愈发炎热。海拔已经上升至1100m。走了半个多小时,医生问我饿不饿。突然间就特别特别想念家里的米饭。是的,就是电饭锅里刚煮好的白米饭!饿!
一点钟,终于在山坡上坐下吃午饭。身后不远处有几匹马在悠然地吃草。比我们幸福多了呀!我们几个只能掏出背包里的所有存货,摊在草面上。景色绝美,时而有小风吹过,带来干燥的牛羊粪的味道。没错,我们就坐在牛羊粪上野餐!韩国的辣酱,法国的面包,葡萄牙的梨,瑞士和德国的巧克力。漂洋过海,相聚在比利牛斯山,也真真不容易!
简单的食物,也能带来莫大的慰藉。野餐后大家的兴致又高涨了,继续爬山坡。一路上看到很多指路牌。天气好的时候一般不会迷路。也见到好几处十字架,都是在山上遇难的朝圣者。
三点钟,医生和Kim再次停下休息,连背包都没卸下就躺在山坡上。这大半天,我和韩国姐姐基本都是跟在他俩后面。我也累了,肩膀酸疼。放下背包,也躺下了。在午后的暖煦阳光下睡个午觉是件多么美好幸福的一件事啊!韩国姐姐背着包背对着我们站着。过了一会,她跟医生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几分钟后,我也起身离开,说我先走,在前面等他们。原本以为会遇见韩国姐姐,可是爬到顶后只见到前面平坦的路,路上空无一人。心里略紧张。毕竟前面一路都跟着他们走。好在几分钟后医生就赶上来了,说Kim在后面。
午饭后大家都没有水了。也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另一处水源。我依旧一路走一路拍,跟在医生后面,想着后面还有Kim,所以并不心急赶路。只是越来越渴。三点二十,看到医生在一个水龙头前停下,心想终于能喝水了。走近了却看到医生一脸无奈,因为不仅仅是我俩在等着水喝,水龙头上方站着一匹大马!
结果,我们一直等了二十分钟,马大神才终于喝饱了慢悠悠离开。医生郁闷得好几次说要放弃直接赶路。是一个很古老的水龙头,也是法西国境线界点。水龙头和水管的连接处有一个小水池,所以就变成了人畜共饮的水源!完全不是笑话!马大神估计也是大半天没喝水了,喝一口下去水池就干了,它就等着水蓄得快满的时候再喝一口。如此反复,等得无聊的时候就望望我和医生。我俩只能远远站着看它,都快哭了好嘛。不敢走近,毕竟是个庞然大物。旁边还有一匹小马驹在喝路面的积水,估计也是因为怕那马大神。
到我们终于喝上水的时候,Kim也赶上来了。把水杯灌满后继续赶路。太阳已经西斜,还有八公里。
四点.医生说他实在太困,想要休息一下,让我和Kim先走。入境西班牙后,路况和景色都完全不一样了。下坡,但还是很平缓。路面铺着厚厚的落叶,据说最厚的时候能深达一米多。我靠着路边走,深的地方也能没膝。Kim一路都等着我。四点五十,我们在一休息处停下,却依旧不见医生的影子。几分钟后我们决定下山。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onica9091 帖子 发表于 2016-4-23 09:49:42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1.18(下)
上山容易下山难,都不容易。路野且陡,最开始的时候我还偶尔停下拍照,后来都不敢拿出相机,怕摔跤。Kim一直在担心医生,所以走走停停。后来干脆停下,让我先走,直接到Albergue见,他在后面等医生。因为天色渐晚,而他完全不知道医生什么时候能赶上。
五点十分,我开始一个人走。心里有些怕,因为已经看不到太阳了。前后一个人也看不到。开启小跑赶路模式。两旁的树上时常可见到标号以及绿色箭头。半小时后听到有车的声音,然后看到两辆卡丁车出现,车上的人都蒙着面。晚上医生告诉我,他们也看到了车和神秘的蒙面人,吓得不轻,以为遇到了恐怖分子。幸而有惊无险。
晚上六点,终于走出了山,天色已式微。最后的两百米处还走到了另一条路上,果真路痴如我每一天都要迷一次路的。
抵达Albergue的时候已经累惨。之前并未做任何功课,所以完全不知道Roncasvalles长什么样,一路上都在念想着一个像Saint Jean一样的小镇。以至于走近的时候简直没办法接受眼前的事实:这个地方,小得连村子都算不上啊!!!!教堂,Albergue,Bar(据说隶属于Albergue). 最近的小商店,要走4公里往返。
办理入住后,遇到了韩国姐姐,她比我早到一小时。第一个宿舍已经满了,所以我被安排到一个空的,但是卫浴和洗衣机都在第一个宿舍里面。无所谓了。只是希望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烧水泡了一杯枸杞红糖茶,喝完后感觉好多了。医生和Kim快七点的时候才到,天已经完全黑了。医生说他一路都在担心我,因为天快黑了我一个人在山岭里走着。而他俩后来只能打着手机的手电筒探路。
晚上有更多的人抵达。有些人是因为徒步晚到,也有一些是以Roncasvalles为起点。我已经没有太多精力与别人搭讪。洗澡后就躺床上写日记。算起来从16号开始,已经三天没有吃一顿热饭,也不觉饿。太累。
医生七点多的时候去教堂的英语弥撒,我太累,不想去。其实Roncasvalles的教堂还是应该去一次的,毕竟也算是圣地亚哥路上的大起点之一。
在洗衣间看到了另一名亚裔女孩。当时并不知她就是那个日本人。在后来的路上一次次与不同的人提及第一天的拿破仑之路,每一个曾走过的人都不会轻易忘却吧。
有一位小个子的西班牙的秃头大叔,五十多岁,据说相当彪悍,背着大包还能在山上跑着爬坡,看到的人都被他吓坏了。他与另一朋友从Saint Jean一起出发,那位叔跟着他走了一天后第二天就转身回家去了。秃头大叔则一大早就把背包往身上一挂独自往前走了,完全不顾及前一天被虐得血淋淋的双肩。印度大叔每次说起他,都神情夸张,仿佛在说一个外星人。我在Saint Jean的时候与秃头大叔聊过几句,刚到Roncasvalles的时候也是他带着我去前台办入住并帮我接水。一个很热情的典型西班牙人。很遗憾的是后面再也没有碰见了。毕竟,不是一个速度频率的。
印度大叔,就是与我同一天抵达Saint Jean的那个神秘的印度人。之后一直被我称为老爷。他跟医生一样,直接飞抵巴黎后换乘到Saint Jean.老爷来自印度孟买,在国外工作生活多年,以至于看上去更像欧洲人而非印度人。是个富豪。当我问他为何出来徒步,他说,为了他的一对儿女。老爷第一天是一个人走的,抵达的时候已经快8点。一个平日里以车代步并且衣食住行都有专属仆人的人,跟所有人一样被扔在荒郊野岭一整天,再多的钱都买不到一口水。可以想象他的内心是有多么纠结,哈哈。请容许我坏笑几声。他说他一路上都在想自己何苦来做这傻事,长路漫漫看不到终点,从早到晚走了十几个小时不见一个人影。到后来顶着头灯下山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第二天飞回印度的准备。只是最后终究还是决定继续走下去。毕竟,第一天都熬过来了,后面还有什么走不过去的呢。老爷到后面是真心爱上了徒步,并且说自己再也不爱城市了,要回乡下去当农夫。哈哈哈。
而韩国姐姐此后离开了我们的小团队。或许是想着我们仨是她的拖油瓶吧。在圣地亚哥与医生重逢,一起吃午饭的时候聊起第一天。他说他和Kim担心我们俩个女孩子跟不上他们的速度,而事实也是如此,我和Lee一直在后面拍照。他建议一小时休息一次,也是为我们好。但是休息太多真的很影响徒步速度。另一方面则是医生自己刚到欧洲,还在倒时差,所以到了下午精神状态很不好。总的来说第一天不算糟糕,毕竟天气那么好。我则是在最后一小时才进入独自旅行的状态,之前一直在跟着他们走。

Tips
Roncasvalles的Albergue:住宿6欧,早餐3.5欧,晚餐10欧 无wifi无厨房
强烈建议结伴。第一天真的不适合独行。
食物和水一定要一路背着!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onica9091 帖子 发表于 2016-4-23 09:51:28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1.19  第二天 三人行 Roncesvalle - Zubiri 22km
五点多,就有人起床。我的床正对着门,每一次有人进出的时候大厅的灯光就照进来。我睡不着了,可是也不想起床。毕竟大早上的,七点半才天亮,我才不要摸黑赶路。可是!刚过六点,一大叔就把宿舍的灯打开了!Albergue基本都是晚上十点关门关灯睡觉,第二天早上六七点起床八点前退房。在夏天据说很多人都是早上四五点就出发,好吧,那是夏天啊。冬天的时候完全没必要。整个宿舍十八张床位,住了九个人。之后的一路也都如此,没遇到任何一天任何一个Albergue满房。
医生在Albergue订了早上八点的早餐,我依旧只是喝茶吃能量棒和巧克力。七点半后,整个旅舍只剩下几个人,除我之外都是在等早餐。闲聊,老爷也在。另一个则是来自葡萄牙的Santiago.
结果,老爷和Santiago结伴,八点二十的时候离开了。我在Bar等医生和Kim,顺便蹭wifi.前两晚的Albergue都没有wifi.
八点半,我们仨终于也出发了。我早上起床后就没再见到韩国姐姐,估计天没亮就过的山路,心里略有些怕。茫茫山野,就这么一个人走出来了。
出发前,跟医生说今天可以走快些,不用担心我跟不上。也没必要一小时停下来休息一次。相对于前一天的拿破仑之路,今天简直就是散步。尽管依旧是在山林里穿行。
四十分钟后,抵达第一个小村子。超级开心!因为有一个小超市!新鲜的水果蔬菜和面包!简直什么都想买啊,可是想想肩上的重量,各种割爱,只挑选了基本的食物作为午饭。
这个村子是离开Saint Jean后所抵达的第一个比较大的地方,房子很可爱,窗户满缀着鲜花。不过空无一人。
医生和Kim一心低头赶路,很少见他们为任何风景停下。我本想着去看看小教堂,看到他们在前面的路口等我了就只好加速赶上。走出村子后看到一大群牛羊,我又停下了,各种胡拍。终于决定关掉相机去追上他们的时候,看到他俩转身返回了,旁边还有另一个西班牙大妈。医生说,大妈告诉他们前面没有路,我们都走错路了。大妈和她丈夫也是早上从Roncesvella出发,但他们是以Roncesvella 为起点并且是轻装徒步。我和大妈一起走,不过没法深入聊天,因为我的西班牙语和她的英语一样,只能凑合着打招呼。回到村口,站在指路牌前看了好一会,然后我们决定依旧按着最初的方向走。大叔从某个小道上走出来,估计是去探路了,然后带着大妈回到村子里。十分钟后,走到山林入口,终于明白为何大妈以为自己走错了路,入口处有一个简易的木门,需要推开才能走过去。
进山后天气变得阴沉。与前一天在比利牛斯山上迥然不同的景色。没有了阳光,我倒是终于能够专心走路,不再像第一天走一步停一步。医生和Kim的速度明显比前一天快了许多,我则一直跟在他们后面。幸而医生的背包后面挂着黄绿色的睡袋,我隔着远远地看到那明亮的黄绿就觉得安心,告诉自己说,不用怕,有小伙伴在。
然而,我终究是连走路的时候都不安分的,看到陌生或熟悉的草木就忍不住凑近去闻闻嗅嗅,到后来伸手去碰了一棵长得像薄荷的草。结果!手指火辣辣地疼!要哭的!不过也算长了记性了,后来的一路几乎没再干过这样的蠢事。
到了第二个村子,再次停下来休息,在马路边坐下。有当地居民走过,友好地对我们说Buen Camino.他们的房子很有特色,尖顶,门窗围栏大多刷成明亮的红色。大多都是新建的。山谷里的居民。

中午,终于重见阳光,也穿过了第三个村庄。一点钟的时候在第四个村庄停下来吃午饭。刚在木桩搭成的长凳上坐下,就围过来一群大大小小的喵星人,估计也跟我们一样,饿坏了。面包,火腿,奶酪,水果。相比于前一天,堪称丰盛。天上,一群鹞鹰在盘旋,难道也是在想着它们的午餐?
午饭后继续钻山林。地面略湿。庆幸我们没遇上前一场雨。一路上的景致都没多大变化,完全没法跟前一天比,但是路况好了很多,至少大部分时候都很平缓。医生和Kim偶尔交谈,我则只是在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会与医生说上几句话。时不时地,会听到有橡树果实以及其他坚果掉落的声音。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onica9091 帖子 发表于 2016-4-23 09:52:02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1.19(下)
下午三点半,终于看到了今天的目的地,Zubiri.医生和Kim坐在路边休息,我一个人先走了。快到的时候他们赶了上来,我们都很兴奋,因为天气又变好了,而Zubiri看上去也是一个比较大的地方。
一个很可爱的Albergue.我们三个是当天最后抵达的,虽然才三点多。因为第一个宿舍满了,我们被安排到了另一个八人间。放下行李后我就出去了,趁着还有阳光,好好走走看看。虽然,已经在山林里走了大半天!
在镇子里转悠大半小时后,最大的收获是发现了一家营业着的小杂货店。哦,不对,是仅有的一家营业的地方。在门口望了几眼挂在柜台上面的火腿,摸了摸空口袋,想着晚一点再过来买。
回到Albergue后,医生已经洗完澡准备出门。他问我什么时候去吃晚饭,我说六七点这样吧,现在才五点多。他说,他和Kim都饿了,先出去找些吃的垫垫肚子,然后再回来等我一起去吃晚饭。可是,六点多他们回来后,告诉我这个镇子只有一家餐馆,有点远,所以他们直接吃了晚饭回来的。好吧。我被抛弃了。医生略觉愧疚,就约着一起去小杂货店买第二天的早餐和午饭,并说可以告诉我餐厅的地址。
只想说,在圣地亚哥路上,不要对吃的报以任何幻想。真的。要不然,你就会失望透顶,分分钟想改道回城去好吃好喝。医生说,沿着公路直走200米就能到的餐馆,我简直要想方设法去测量那所谓的200米,因为真的好远!走到一半的时候开始怀疑自己,于是干脆走进马路对面的健身房里的小酒吧,因为那是我唯一看到有灯光有人的地方。吧台小哥被我弄得哭笑不得,因为我说我要饿死了我想吃饭不是来喝酒的。他告诉我出门后继续往前走,看到加油站的时候就会看到餐馆。
在我数度否定自己之后,终于到了餐馆门口。可是!空无一人!灯光是亮着的。隔着窗观望了几分钟后,终于看到了服务员小哥从某处冒出来。推门进去,他看到我,先是一愣,然而我真的是要饿死了,用英语西班牙语以及肢体语言告诉他,我要吃饭!
对于晚上九十点才吃晚饭的西班牙人民而言,我七点钟就进去嚷嚷着要吃饭是件很不正常的事情。好吧,我可以入乡随俗,十一点吃晚饭都没问题,可是!姑娘我已经负重十几公斤在山沟沟里暴走了两天了好吗!离开意大利后已经四天没有吃一顿热饭了好吗!再不让我吃饭,真的是饿得要咬人的!
幸好,小哥拿出了菜单!然后,千等万等后终于端出了第一道菜-意大利面汤!幸好我不是意大利人!可怜的意面居然被板鸭国人民如此对待,要哭的!不过,对于一个饥肠辘辘的人来说,冬夜里任何热气腾腾的食物都是好的。第二道菜是土豆炖小山羊肉,算是西班牙的名菜之一吧。我开始吃的时候,终于进来了另外两位客人,看起来是常客,西班牙大叔大妈。大叔一边吃着火腿喝着酒,一边看着我吃饭。一直觉得一个人去餐馆吃饭是一件很凄惨的事情。可是,被饿死是件更凄惨的事!大叔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点的菜,时不时做出很好吃的的表情,甜点出来后更是忍不住搭话说布丁配上蜂蜜相当好吃,强烈建议我尝试蜂蜜。一顿不怎样的晚餐,倒是因为这个逗趣的大叔加分不少。
结账的时候,因为我最开始给了50欧现金,老板正准备找零的时候我又改主意了,问是否能刷卡。他点点头,却满脸不高兴的表情。后来直接是把卡甩到桌面上给我的。
回去的路上,身边不断有汽车和大卡车奔驰而过,不见任何行人。看到道旁的房屋烟囱里飘出袅袅炊烟,夹杂着食物的香气。心里略觉凄楚,有点想家了,甚至在意大利也好啊,毕竟每天不用为任何事发愁。而此刻的自己,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小镇,吃了一顿不怎样的晚饭,在寒冷的冬夜踏着拖鞋独自走在路上。如此狼狈不堪,又是何苦。
回到Albergue后,看到医生和老爷以及Santiago在大厅聊天。加入了他们。老爷说,他们没吃晚饭,因为六点多去到餐馆后,小哥说晚餐时间还没到,没有吃的。结果,他们就只吃了炸薯条蘸番茄酱!哈哈,果真要有比较才有幸福感!顿时觉得自己的这顿晚饭吃得也还不错!
医生说,第二天Kim想要七点半出发,因为他要去Pamplona寄包裹,想要在中午时候赶到。如果我觉得太早的话,可以不跟他们一起走。我其实已经觉得这个三人小分队略无聊,不过也没决定离开重新找队友。所以就只跟医生说,我第二天早上再决定。
十点,其他人都散了,回各自的宿舍睡觉。我则继续待在大厅写日记。有一个当地的姑娘在用电脑。她说她住附近,到Albergue蹭wifi.半小时后她也回家去了。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onica9091 帖子 发表于 2016-4-23 09:52:52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1.20 第三天  Zubiri -Pamplona 22.8km 进城记
早上六点半醒来,尽管前一晚十一点半才睡觉。
花了大半个小时收拾行李。昨天下午洗的衣服还没干,想着要带上湿衣服上路就好郁闷。趁着医生和Kim还在吃早餐,我把衣服挪到了大厅的暖气片晾着。背包里塞着的电吹风对我来说完全是废物一个,因为用电吹风吹头发或者衣服真是件超无聊的事。
八点钟。离原计划的出发时间已经晚了半小时。医生说,天亮了,走吧。
我依旧是最慢的一个。把水杯塞到背包里的时候,手滑了一下,听到右手拇指咔嚓一声响,瞬间石化,欧巴们也被吓到。幸好,没有大碍。其实,前一晚原本想跟医生说早上不必等我。因为跟着他们走太无聊。然而,听到医生温柔的中文“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又改主意,还是继续三人组吧。一个帮我装背包一个帮我敷药,即便无趣些,好歹也是有照应。
休息十分钟后出发。右手依旧疼,所幸不是伤到脚。雾霭沉沉,心情也还没缓和过来。欧巴们走在我前面,不一会就消失不见。
一小时后,他们停下来休息,我并不累,就继续走。九点半,赶上了印度老爷。他早上和Santiago一起出发,不过Santiago已经走到了前面。
跟前一天相似的村庄和山林。多了迷雾和河流。十点,看到了Santiago在河畔等老爷。
半小时后,终于从迷雾中钻出来,看到了晴空以及公路。欧巴们再次停下,坐在路边休息。我依旧不觉得累,继续在前面走着拍着,右手拇指依旧不能动,那就用左手按快门。
只是不一会就觉得饿了,明明才十一点。进过一个小村子,看到有水龙头,停下来喝水吃火腿。Santiago,印度老爷和欧巴们依次经过,都停下来休息或喝水。医生正在用水杯接水,突然停下,指着水龙头上方的西班牙语,用英语说”这里的水是不能喝的呀!非饮用水!“ 可是,我们几个都喝了啊!
而后,Santiago和Kim一起到了前面。我依旧一个人走,医生和老爷在我后面一边走一边用英语聊天。
整个上午的路都相对平缓。然而,在西班牙,不爬坡简直是不可能的。看到一路蜿蜒向上的石梯的时候,医生和老爷都一脸痛苦的表情。对我来说,爬阶梯上山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个几百米的小坡相对于大天朝的名山大川来说简直就是平地啊。所以,我毫不费力到了顶,医生走几步就停下来喘气,而老爷则是以蜗牛般的速度挪动,还差几步就到顶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我和医生在阶梯尽头为他加油等着他。
继续往前走,看到了日本女孩从上山的另一条路下来。这是我们第一次在路上遇见,因为她每天都是六点多就出发了。在Roncesvalle和Zubiri虽然已经见过两次,但都是简单地打招呼而已。医生和老爷依旧在后面,我则跟日本女孩一起走,话痨如我,已经好几天没人聊天了啊,总算抓到个能用英语沟通的,自然不会放过。
只是,没聊几句,我就被吓到了。这个背着巨大背包的日本姑娘Kasumi,不简单。迄今已经独自在外旅行了一年半,从亚洲到欧洲,接下来要去南美洲。跟医生一样,她此前也对圣地亚哥之路一无所知。在意大利的时候,有朋友建议她走一趟法国线,她就带着全部家当辗转到了Saint Jean.每一个见到她的背包的人都会被狠狠吓一跳,据她所说,15kg左右。重装,长线。一个一米六不到的小姑娘,简直就是背着一座山在走路。800公里的路,这么重的行李,并非一个明智的选择。对她而言,肩上的重量早已经习惯了吧。之后的一个多月,数次相逢,也有过一起结伴的短暂时光,却也只是熟悉的陌生人。用老爷的话来说,她是个在寒冷冬夜依旧在野外扎帐露营的疯子,太危险,常人还是不要与她靠太近,也没办法靠近。
她看到我一直在拍照,忍不住说旅程结束后这些照片什么都不是,终归会被遗忘或者删除,又何苦浪费精力与时间在快门上。我能理解她的不解不屑,毕竟走了太久太远之后,很难保持最初的热情。对我来说也是如此,即便,这趟徒步之旅只是我的长线旅行的开端。每天走到下午的时候累得什么心情都没有的时候,连看花拿相机的心情都无,除了终点什么都不在乎。曾有人说,我是个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从生活中的显微小事中自娱自乐的人。跟随自己的心,努力保持对这个世界的热爱。在她身上,我仿佛看到未来的自己,却是我一直都不喜欢的那部分自己。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只是太多时候,我们都渐渐将最初的自己遗忘。
不过,无论其他方面怎样彪悍,Kasumi本质上依旧是个有着少女心的小姑娘,看到我的龙猫和狐狸后,卡哇伊卡哇伊停不了口,哈哈。
Kasumi说她早上六点半就开始走了。因为背包太重,她走得很慢,而且还去刚刚经过的小村子看了教堂,所以就遇到了晚她两小时出发的我们。
在一个小山坡上遇到了Kim和Santiago,他们正停在一个小摊子前买水果。其实连摊子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当地人带了一些水果和饮料摆在路边售卖。0.7欧一根香蕉或者一个橙子,1欧一小瓶水。虽然明显被抬价,但是对于一个徒步者而言,保持能量最重要,所以几乎每个经过 的人都停下来购买。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onica9091 帖子 发表于 2016-4-23 09:53:32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1.20(下)
下午一点,到了Trinidad. 在进城的桥上,遇见一对年老的法国夫妇带着一条狗,正停在桥头休息。两个人一条狗,已经走了九个月,从法国出发,到了圣地亚哥后走回家,所以再过一周就到家了。他们的脸,已经满是旅行的印记,黝黑发亮却又神采奕奕。大叔解释说,他们年轻的时候就走过圣地亚哥之路,但是今年的徒步并非只是回味过去,而是尝试像古代的朝圣者一样,风餐露宿,沿途接受他人的帮助和馈赠。他打开一个小钱罐,告诉我他们只剩下0.27欧,问我能否给一些零钱。我放入了自己一天的住宿费,老爷也掏出了兜里的硬币,钱罐叮当作响。
医生躺在另一侧的桥上闭目养神。我们离开后他也起身跟上,不过很快又在一座教堂前停下。他去了教堂,而我则和老爷及Kasumi一起先走。Trinidad是我们前几天离开Saint Jean后所见到的最大的镇子,背着大包的我们走在当地人中明显是异类。不过在沿途的所有村庄城镇,当地人对一年到头络绎不绝的朝圣者早已见怪不怪,不过也并非像电影里,所有人都会很衷心友好地对你说Buen Camino.冷漠大概是所有城市居民的通病吧。
离开镇子一小时后就抵达了Pamplona城门。走过一座古朴美丽的石拱桥,就到了城根底下。当时并不知道,Pamplona就在上面。
穿过法国之门,狭窄而古老的街道出现在眼前,以及拥挤的现代建筑。已经下午两点半,大部分店铺已关门休息,街上的行人也并不多,但是依旧觉得陌生的城市气息铺面而来。Kasumi走在我前面,其他人却看不到了。在一个小广场,我听到身后有人在叫我。回头,看到医生正赶上来。他说,我走错方向了,Pamplona只有一个Albergue,在大教堂附近。我其实对住宿信息一无所知,只是跟着Kasumi走而已。我想要叫回她,却想不起她的名字,只能背着包一路小跑去把她拽回来T T
进Albergue的时候,医生和Kasumi在前面努力推门,门却岿然不动。抬头仔细看,才发现,原来只是门柱而已!压根没有门!
办入住,铺床,洗澡。原本想着与他们一起出去逛逛吃吃,结果医生和老爷以及Santiago一起出去了,Kim则去了邮局,Kasumi已经从外面回来了。 天色正早,才四点钟而已。
一个人出去晃荡。穿着洞洞鞋,虽然有点冷,但是每天抵达Albergue后就再也不想碰徒步鞋。附近就是大教堂,不过只在外面看了看,并不想走进去。遇见一群来自意大利西西里的游客,被好奇的围观求合影。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之下,我终于从他们的意大利语英语以及丰富的肢体语言中弄明白了他们中的某一位大妈曾经去过中国,并且在餐馆吃了蛇。真真是天真好玩的意大利人哪。之后在街上又数次遇见,毕竟是座小城。
没有吃午饭,快要被饿死,街头小巷的店铺却依旧在关门休息中。在拐角看到一家意大利披萨和冰激凌店,犹豫数秒后决定走进去问问。其实,我是奔着冰激淋去的。可是,被告知现在不是冰激淋的季节,没有!天哪!神奇的西班牙人民!肚子咕咕叫,无奈之下只好点了一份披萨。萌宝知道后对我各种嘲笑,因为我在意大利的时候对披萨各种嫌弃,在西班牙却把披萨当晚饭。饥不择食,唔,就是如此吧。
吃饱了终于有力气走路。穿街走巷,逛小店逛超市,买食物以及纪念品。最开心的莫过于找到了冰激淋店!gelato!
入夜后的Pamplona变得活力四射,灯光和音乐都很完美。清冷的空气里混杂各种香氛,各个小酒吧人头攒动。好奇的游客,安逸的居民。西班牙的夜是令人沉醉的。但是对于朝圣者而言,那种种热闹都是别人的,Albergue里是另一个世界。之后的某天,与一位以色列人谈及Pamplona,他跟我同一天从Saint Jean出发并且也是同一天抵达这座以奔牛节闻名于世的古城。他说,背着包的我们与这座城其实是格格不入的,在崇山峻岭里穿越了三天后出现在这里,每个人都像是第一次从乡下进城的小孩,对一切都充满好奇与恐惧。
天黑后回到Albergue,很多人都已经躺在床上休息。我的床在上铺,简直是要命。腿疼,梯子又是移动的,爬上床后就再也不想挪下来。床垫超级软,坐在上面就直接陷下去。真想说,这么对待一个胖子真的好么!幸好每张床都配备床头灯。终于可以靠在床上写日记了。
医生问我第二天几点出发,我说八点到八点半之间。Kim已经决定七点出发。医生说,既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没必要一起走了。也好。而大家都在讨论的事情则是,接下来的一周都将是雨雪天气。心里略担忧,不过想到有雨衣,稍微心安了一些。
十点半睡下。大部分人都已经睡着了。
Tips
Albergue Jesus y Maria:住宿8欧。WIFI . 免费洗衣(这一点超赞!)烘干3欧. 这是一家公立的住宿,114张床位,也接受普通游客入住,12欧一晚。暖气太足床太软!淋浴和Zubiri的一样,都是需要不停地按出水按钮,特烦人。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onica9091 帖子 发表于 2016-4-23 09:54:20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1.21第四天 Pamplona – Puente la Reina 25km 既然选择远方,就要风雨兼程
第一次住在大宿舍,一整晚没睡好。鼾声阵起,且有一哥们半夜被梦靥缠身,惊叫连连,很多人都被他吓醒。印度老爷睡在他旁边,起身将他摇醒。此后,老爷称他为梦靥哥。
四点之后就睡不着了。差不多每半小时看一次手表。刚过六点,就陆续有人起床。
Kasumi睡在我斜下铺。看见她起床后,我也终于坐起来。六点半。
床垫软得跟海绵一般,完全是挑战我的平衡能力。因为我素来喜欢把所有东西都散乱在床上,即便每天都要将行李打包挪地方。可是,睡上铺根本没办法收拾行李啊。
双肩,后背,两条腿,以及前一天伤到的右手大拇指,疼痛简直无处不在。好不容易将自己挪到地面,看着床上依旧散乱的杂物简直要哭。后来一直等到Kasumi清空了她的床,我才把东西挪到下铺开始打包。
Kim早上七点的时候与韩国姐姐一起出发了。印度老爷在收拾,而医生和Santiago还在睡。Kasumi已经收拾妥当,在练瑜伽。我则拿出水杯烧水泡茶。 老爷看到我的烧水杯,很是惊诧,见谁都说,“嗨,你知道吗!这个中国姑娘把厨房塞在背包里呢!然后,”Kasumi和老爷都饶有兴趣地看我打包行李和吃早餐,因为此前我都是跟他们分开住的。在他们眼中,这个中国姑娘很奇葩,行李很多很乱,尽是些电吹风电热杯按摩器之类奇奇怪怪的东西,别人都已经把包背上准备出门了,我才不急不慢地把背包里所有东西倾倒在床上,然后再一件一件塞回去。更恐怖的是,喜欢喝滚烫的茶(当然,对我而言,只是热茶而已!)
下雨。大家都把雨具拿出来。大部分人都是雨披。老爷只穿了冲锋衣,用塑料袋把背包裹了又裹。Kasumi拿出了雨伞。Santiago给自己套上了巨大的黑色塑料袋,看起来狼狈又滑稽。而我和医生都是前后两个包,套上雨披后看起来都像是袋鼠和骆驼的结合体。此行中的第一个下雨天,真是紧张又兴奋。
七点四十五。天色未亮,却已整装待发。今天的队伍变成五个人,Santiago,老爷,医生,Kasumi和我。

出城后,Santiago和医生走在我前面,老爷和Kasumi在我后面。距离渐渐拉开,我已经看不到前面的人,一路回头,老爷的身影越来越小但好歹还能看到。雨时停时下,铺天盖地的乌云笼罩在原野上。然而,也看到了天边的彩虹!虽然只有很短的一小段,挂在远远的山坡上。内心狂喜,恨不得一步能跨到彩虹之上。也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湖泊,一处静谧的存在。
三个小时后,抵达一个小村庄。看到Santiago站在一个小酒吧的门口,在等我们。我告诉他,老爷和Kasumi还在后面,半小时内应该能到。进到Bar,医生在吃三明治。我把背包放下,脱了外套挂在壁炉旁烘干。虽然有雨披,但是羽绒服和连帽衫的袖子都湿了。一家小而温暖的Albergue&Bar.我靠着壁炉旁坐着,点了一杯咖啡,掏出本子开始写日记。之后老爷也到了,他们讨论着接下来的路况和天气。老板是位大叔,指着墙上的地图说,接下来再爬200米就到了顶,然后就是下坡。距离我们当天的目的地还有一半的路程。
休息了将近一个小时。窗外,已经阳光明媚。大家准备离开。我和Santiago在门口拍照,看到Kasumi与一群人出现了。他们进了酒吧,我们则开始继续赶路。
太阳冲破云层,蓝天渐渐显露,一道完整的彩虹仿佛触手可及。之后,还看到了双虹!虽然转瞬即逝,但已足够惊艳。Santiago依旧走得很快,我却渐渐放慢了速度。站在小山坡上回望走过的路和村庄,这样美好的一期一会,不忍心就这样告别。可是始终要继续前行。那就慢一点再慢一点吧,走过的每一步都不可复制,每一寸时光都无法重来。
快到山顶的时候,惊喜得嘴都合不上,因为看到了转动在蓝天下的白色风车阵!一直觉得大风车很有童话气息,或许是因为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吧。另一排则是关于朝圣者的雕塑。就这样,不期然间又闯入了电影The Way中的一个经典场景。
看到一个同样穿着红色雨披的徒步者停在山头,正好可以互相帮忙拍照。老爷随后也到了。太阳不再犹抱琵琶半遮面,毫无保留地展现出完整面容。抬头看,蓝天与白云似乎近在咫尺。苍穹下,蜿蜒的小路延伸在广阔的原野。另一半的天空,则依旧乌云密布。
随后下山。又是陡且野的碎石子路。天色突然之间暗沉了,雨滴答落下。心中顿时对几分钟前的阳光和蓝天充满了感激。
离目的地还有十公里。原野,村庄。风雨,阳光,彩虹。遇到一群西班牙大叔大妈,轻装,打着伞,一路的欢声笑语。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onica9091 帖子 发表于 2016-4-23 09:54:49 显示全部楼层
2015.11.21(下)
下午两点半,抵达Puente la Reina. 在去Albergue的路上遇到了两天前碰到的西班牙夫妇。他们也刚到。
前台的大叔很友好,带我们去了一个新的八人间宿舍。所以,每天磨磨蹭蹭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床铺自由选,简直太开心。
把背包放下,换上拖鞋就出门晃荡。天又晴了,午后的阳光碎落一地。看着菜园子旁边古老的教堂,内心温暖且平和。这个小镇,我喜欢。
走在石板路上,偶尔可见三三两两的游客。几乎所有的商铺都是关门的,跟西班牙其他地方一样。遇见一位打着红伞的白衣奶奶,身后跟着一只同样步履蹒跚的狗。奶奶笑着对我说,她要和她的狗玩捉迷藏,转身藏到了一栋楼后面。狗狗走着走着就停下来,看不见主人,急得原地打转。奶奶被逗乐了,与我道别,走出来领着它继续往前走。
河畔。金色的树叶在风中飘舞,地面上铺满了厚实的落叶,树影斑驳。一座古老的石拱桥,桥的另一侧,通向山林。
跟西班牙其他地方一样,鲜花无处不在,即便在冬日。
回Albergue的路上,又下起了雨。在一家小酒吧门口躲雨,遇见一群刚放学的小学生,一个个都好奇地瞅着我。
雨势渐弱。一条完美的彩虹横跨在路的两侧。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看见彩虹。只是每一次,都让我同样地惊喜和感动。
回去后,看到了老爷,以及放在我床上的小象头绳。老爷说,”莫,你今晚要请Kasumi吃饭哦,她在路上捡到了你的宝贝。”我笑了笑,问他Kasumi在哪里,”去超市买食材去了,这里有厨房,今晚我也要自己做饭,你呢,要不要?“   哇,我也要!
半小时后,再次出门,和老爷一起去找超市。其实只是一家小小的商店,没有找到pesto,略失望。回来的路上,老爷说,他妻子若得知他住在5欧一晚的地方,肯定会觉得他疯了。
这是出发以来第一个有厨房的Albergue.我们回去后,Kasumi已经准备好了她的晚餐,杂粮粥和水果。问我如何水煮栗子,因为她在意大利徒步的时候捡了一袋栗子,一直放在背包里。不愧是Kasumi.  她有一个保鲜盒,里面塞着辣椒胡椒咖喱茶叶之类,另一个袋子则装着大米意面栗子等。
我煮了意面,拌入了鸡肉米饭,黑暗料理。老爷看着我,连连摆头说,“莫!不要吃那么多!会长胖的!”我辩驳,“不多!只是把两顿主食放在一起吃而已!我每天走这么远的路,不多吃点怎么走得到圣地亚哥!” 老爷对我无语了,一边等着泡面一边给他妻子打电话汇报晚饭。我凑过去打招呼,他转过手机对着我的大盘子,再对着他的一小杯方便面。电话另一端传来一阵笑声。
Kasumi煮了栗子,我泡了茶。有了厨房,才终于有了Albergue的感觉。大家一起做饭,聊天,分享各自的食物与故事。西班牙长腿哥Ed也在,他把橱柜里的调料都找了出来,每一种都往锅里加入一点点,相当有实验感的做饭方式。另外,他的意面是三天前煮的,背了一路!看着他的晚饭,我顿时觉得自己刚吃掉的那一大盘食物完全称不上黑暗料理。
梦靥哥则在九点多才出现,他煮了一整袋意面,拌入一大瓶肉酱。真该让老爷看看的,这完全就是四五个正常人的食量!
收拾完厨房后,在大厅与以色列人聊天。又是一个中文说得很溜的。初次遇见是在Zubiri,他看到我,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说是。问他有没有去过中国,他笑而不语,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红双喜。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不过,之后的一路再也没有见到了。他在中国总共待过两年多,总爱往山沟沟里钻,所以,他去的很多地方我都没有去过。一起吐槽大天朝旅游景点的疯狂票价,把没有来过中国的欧洲宝宝们吓坏了。
晚上十点,又只剩下我一个人。埋头写了一小时,才想起还没洗澡。不管了,睡觉要紧。惊喜不断的一天,以不洗澡结束也是不错呢。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