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申请欧洲自助游口袋书
舍不得波西米娅【系列连载】----之一:落草波西米娅
marekxu 2006-9-24 03:29:08
发新帖

搜索酒店

入住日期

退房日期


酒店预订
酒店预订
四十万家酒店, 免费预订,前台现付。


欧洲自助游手册


欧洲铁路通票预订

网站注册会员可以打折购买欧洲各国通票. 购票热线:010-62264945


欧洲旅游签证专用保险

在线购买,在线出单,高性价比


欧洲租车预订



欧洲租车预订



会员优惠活动


marekxu 帖子 发表于 2006-9-13 21:18:24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登录或注册,获取更多旅行资讯,欣赏更清晰美图,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楼  ---  落草波西米亚
5楼  ---  “波西米亚”寻根
7楼  ---  惊诧布拉格
8楼  ---  千年等一回——布拉格城堡
10楼  ---  几 度 风 雨 几 度 春 秋 ——查理大桥
12楼  ---  名女人,赢了世界又如何——高堡
14楼  ---  丝 绒 的 感 觉——瓦茨拉夫广场
17楼  ---  寻 找 旧 城——老城广场
19楼  ---  帝国寻踪,从茜茜公主说起
21楼  ---  布拉格,有点“小资”
23楼  ---  英 雄 所 见 略 同 ——克鲁姆罗夫和卡洛维发利
24楼  ---  别 处 的 影 子
27楼  ---  啤酒飘香好地方 醉卧古屋君莫笑
28楼  ---  爱恋爱的感觉



第一篇 落草波西米亚



    “当我告诉别人曾经在欧洲呆了三年,他们的眼前一亮;问我哪个国家,我说捷克,那眼光顿时暗淡下去。”朋友告诉我,捷克足球现在排名全球第四,但是没有任何国内电视台愿意转播捷克国家队的比赛。



    我第一次到布拉格的时候,心情也挺矛盾的,一方面为能走出国门看一看而迫不及待,另一方面有点遗憾为什么不是一个发达国家,“本来就够小的了,还和斯洛伐克分家。”只有学捷克语的朋友告诉我值得去,不瞒你说,之前还惊讶过她竟然学这么一门语言。做德国业务的同事说,怎么说也是欧洲啊。



东欧毕竟是东欧,和我们心目中幻想的欧洲就是不同的内涵,这个内涵在国内也都得到相互的默契。听到个别捷克人骄气逼人地说“我们是欧洲人”的时候,就不免嗤之以鼻,此欧哪里是彼欧呢!后来回国与人寒暄,因为怕说捷克陌生带来更加繁琐的解释,就代之以欧洲,心里却总是战战兢兢,生怕惹上攀高枝儿的嫌疑。十年过去了,女友刚刚问过我童话般的问题,“你们家吃饭的碗是不是水晶的啊?”接下来就试探,“真要在那里呆下去吗?”是啊,呆久了就有了感觉和感情,呆久了才觉得理直气壮——并不因为它在2004年加入欧盟。



欧洲各个民族、地区之间,春秋战国的故事一直未断,演绎至今。当今的格局,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才初具规模。把欧洲简单地理解成东、西两块,成为两个政治阵营拉开差距,则仅仅是近五十年的事情。1989年,两个阵营之间的铁幕逐渐撕开,东南西北中重新回归到自然的地理概念。像一战这样的事件,对于历史研究显然是个分水岭,对于不曾停息的历史演变,应该说仅仅是演变过程中的一个重大事件,历史长线中的一个结点。



而人们往往对现状有种自古有之、一成不变的错觉,好像看自己的孩子,仿佛一直是眼前这个样子,照片、录像里那个,既亲切又陌生,竭力回想,展现在脑海里的过去,也总是影像的定格,几年前的真切形象总是清晰不起来。对于将来,虽然可以理性地推断,眼前也不可能真地浮现出想象中的模样。加之教科书上,对现代国家概念的强化,就更加深了这种本不容易逾越的思维习惯。事实上大家也都清楚,任何一个当今时代,只是动态演变过程中一个相对静止的时期。



在我们翻开一个国家历史的时候发现,某些时期并没有它的存在,有些时期边界不那么清晰,不同历史时期的疆域也大相径庭。但是,每个现代国家,都能从历史上找到蛛丝马迹,从而确定自己的起源和发展。生产力进步,政体变革,社会形态转变,众多因为语言、民族,或地形而自成一体的区域在历史进步的进程中,不断交融、碰撞,通过外交、联姻,或因扩张、战争,国的概念和版图不断变化,历史的机缘也给每个变化中的区域打下深深的烙印。这些年,到周边国家走过,心里总是一厢情愿地想给人家重新规划边界。波兰西南部,和捷克接壤的地方,和捷克更像,和波兰中部倒看不出相似风格;南捷克和奥地利简直没有区别;划来划去,到底不知道把谁分给谁更加合理。



住在欧洲中部的角落,听周围发生的变迁,开始心态平和地面对演变和发展。融会贯通加上生活体验,渐渐发现落草于捷克布拉格,和落草于西欧、北欧、南欧某个发达国家的城市,固然不同,实质差别并不大。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nicholgugu 帖子 发表于 2006-9-14 08:31:53 显示全部楼层

Re: 舍不得波西米娅----之一:落草波西米娅

我是新来的,看了楼主很多篇文。我是女生,想自助游,却又无从下手。。orz。。估计是没钱没胆吧,呵呵。

楼主很棒哦,去过很多地方,也愿意拿出来分享。赞一个。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gottlieb_tong 帖子 发表于 2006-9-14 09:33:30 显示全部楼层

Re: 舍不得波西米娅----之一:落草波西米娅

我是新来的,看了楼主很多篇文。我是女生,想自助游,却又无从下手。。orz。。估计是没钱没胆吧,呵呵。
楼主很棒哦,去过很多地方,也愿意拿出来分享。赞一个。

欢迎新来的mm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arekxu 帖子 发表于 2006-9-14 15:17:56 显示全部楼层

舍不得波西米亚之二,寻根



“波 西 米 亚”寻 根



      在北京,和朋友聚在后海的“蓝莲花”聊天,轻纱幔帐,古桌软椅,点点烛光。忽然,对面那位望着我说,其实,你这身打扮就很波西米亚。那天,脖子上偶然挂了两条复杂的项链,本来穿的布衣布裙,天冷就随手罩了件短小的线衣,布衣的袖口和下摆都漏在外边。他这一说,才知道不经意搭配出几年来颇为流行的“波西米亚”时尚。

       这个“波西米亚”的概念,来自法国人。他们信手拈来地拿波西米亚说欧洲大陆的内陆地区,把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波西米亚混为一谈;这几个国家吉普赛人最多,对吉普赛人的印象也就成了对波西米亚的印象,漂泊、不受传统束缚、神秘、还有点不讲卫生。再看看身边那些不拘小节但颇有灵感的艺术气质人群,概念重合,虚构的“波西米亚”就诞生了,成为一种艺术气质,一种时尚潮流,一种反传统的生活模式的最佳诠释,自由、舒适、流浪、飘泊,放浪形骸,都在波西米亚的内涵之中,又不如说“波西米亚”贴切、凝练、透彻,和经典。于是,形成了——

波西米亚气质的艺术家,对传统不抱幻想,在艺术上最具才华的那些人。

  波西米亚风格的服饰,自然的质料,扎染流苏褶皱,不对称不均衡的随意搭配。

  波西米亚社区,可以便宜地生活与工作,行事不落传统、能达到心灵自由的地方,比如十九世纪巴黎的蒙玛特,现代社会云南的大理。

这算不算粗心的浪漫的错误呢?像我们说“东北人”、“西北风”一样有失严谨。

接下来,个把名著添油加醋,弄得真正的波西米亚百口莫辩又私下窃喜。

“奥匈帝国统治的时期,波西米亚(bohemia)是一个主要由吉卜赛人构成的多民族部落。”——如若传讹得这样离谱这样邪乎,实在对不住真正的波西米亚——我住了十年的地方。

捷克共和国,由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两个地区组成。除了这片土地,没有第二个。

一千年前,波西米亚王国兴起,七百年前被卢森堡王朝统治,纳入神圣罗马帝国版图,二百年前,拿破仑解散神圣罗马帝国、普鲁士割据,波西米亚归于奥地利,随着奥地利帝国扩充,演变成奥匈帝国省份,一百年前奥匈帝国解体,波西米亚、摩拉维亚和斯洛伐克沿袭古代大摩拉维亚帝国传统,联合建国,1990年脱离苏东,1993年与斯洛伐克分道扬镳。

无王气而有贵气、无霸气却有灵气,洒满金色阳光的布拉格,就是古波西米亚当今捷克共和国的首都。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arekxu 帖子 发表于 2006-9-15 15:32:11 显示全部楼层

舍不得波西米娅系列之三---惊诧布拉格

惊 诧 布 拉 格



教儿子古诗,我一般不逼他跟着读,只在他耳朵边上一遍一遍地念叨,“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念着念着,忽然发现,我们不是已经实现这个理想了吗!住过布拉格三处,北、东南,和西部,每个地方出家门不远,都有山坡、树林、草地,甚至小溪、湖泊,只有冬天的花说不出来,但冬天的草很润。终日浸泡在布拉格的美丽中,她的美丽还不断令我们惊诧。

从市中心往外走,车行在顺着山势的大回环高速路,一抬头就看到斜坡上绿肥红瘦——成片的绿树中间,红红的房顶,白白的墙,各式各样不同年代的房子,再转个弯进入民居密集的老街区,“咣啷咣啷”作响的有轨电车占据马路中间,留下时宽时窄的汽车道,两旁是一栋挨一栋颜色不同形态各异的楼房,不分彼此那样紧紧挨在一起,因为道路起伏,房子也错着肩膀。有古代的,有现代的,有的看起来房主不舍得卖掉,又没钱粉刷,墙皮剥落,满满的灰尘,也有的旧貌换新颜,宽窗明台,泛着金属的光辉。一位朋友就住在那种百多年的老房里,墙很厚,窗很瘦,房顶很高,房间很大,冬暖夏凉,呆在里面很舒服。电梯装在楼中央的黑铁笼里面,木头门“吱呀呀”关上,里面最多能挤四个人。我们总说那房子真有味道,可他们来我们郊外新居做客的时候,用不熟练的英语开玩笑,“我那里旧捷克,你这里新美国!”

主路向两侧的岔道,有很多是攀高而上或者下坡的单行线,有的坡度很陡,那么陡的坡上,也会顺序停满汽车,一辆一辆罗列上去,我就总担心某一辆会滑下来。

往布拉格东南方向,从古旧的楼群中冲出,一下子豁然开朗,那是连接中心街区到布拉格四区的高速路大桥,每行到这里,我就像要过把瘾一样,把头转向一侧,再摇到另一侧,看两侧大桥下面,山坳里的民居、教堂、别墅,密密匝匝,高低起伏,层叠错落,如烟波浩渺,红帆点点,那可不是山坳里的村庄,而是峡谷里的都市。大桥两侧围栏原本是低矮的适于观景,可惜发生过多起“殉桥”事件,都加起高高的铁网护栏,这曾经成为一时间传遍全市的新闻。

城市外围,很多地方十分开阔,有的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坪,春秋季节有人在那里放风筝;有的是大片的农田或者花田,有些花田每年变换颜色,前年金黄,去年紫色,今年是烂漫娇艳的罂粟花(不是日常说的毒品罂粟),每次路过,都不知不觉唱起那首歌“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红得好像燃烧的火……”。顺路向城里行进,一直能望见远处山梁上的楼房,可是,走着走着,就没有视野了,如履平地般地,我们其实已经“下山”到了地势低的地方。

我一直不喜欢开车,爱坐车,路不好走是真的,转来绕去还总得坡上启动,而坐在司机副座,困时打盹儿醒时张望都是享受。坐有轨电车,有的路段会在一个不显眼的普通城市十字路口,忽然间就和汽车路分道扬镳,一个漂亮的回转,像索道一样,腾空盘旋而上,再和汽车道会合。坐火车到市中心,不知不觉和人家的二楼三楼平起平坐,伸手就能够着似的,令人每每涌起偷窥的欲望。

前两年,几位著名建筑师,被邀请设计上海一处房地产开发项目“捷克花园”。听说设计师们不太满意,因为具体施工的时候,很多地方都走样了。这个不说,和朋友们聊起捷克现在的新房子对比其他欧洲、美国的有什么显著特点,当今时代,信息交流发达,建筑材料同化,即便每个设计师的作品不同,但还能有某个国家的风格存在吗?捷克人也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要我以“百花奖”评委的眼光看,最普遍的特点,从房子这个门进去,明明是底层,却非说是一层,而底层在楼下——房子这面地势高,对面楼下的门还在平线以上哪。

从山城来的朋友远没我这么大惊小怪,那山水间夹着古堡,密林中掩映民居,黑塔金顶棋布星罗,红房绿树上下有致,深街窄巷投射出一缕忽浓忽淡的阳光,青砖石板敲踏着几声美腿高跟的脆响,就不是所有山水城市都可以奢望了。

布拉格最早由四个古老城镇组成,城堡区(pražský hrad a hradčany)、小城(mala strana)、老城(staré město)、新城(nové město),继而五个、六个,继而三十七个,继而……。和北京那样一圈一圈向外扩展不完全一样,这些市镇都是早先自然形成的民居聚集区,有自己的中心和完善的市镇功能,对布拉格两厢情愿以身相许,再一起踏上康庄大道。

布拉格是学西方建筑的人必来的城市,因为波西米亚人的性格和幸运,她几度免于战火的摧毁,传说纳粹德国和苏联侵略者面对她都不得不怜香惜玉,使布拉格完整地保留着千年来的建筑形态。

仿古罗马形成的罗马式、尖塔花窗的哥特式、表达力量威望喜悦闲适的文艺复兴式、铺张奢华的巴洛克和洛可可式,以及后来的新古典主义,不同年代不同风格的建筑,在欧洲各地以至后来的美国,都有其经典的代表作,而在捷克布拉格,完整集中,各种风格一览无余,看一个城市就能感受到千年变迁,虽然建筑规模未必恢宏庞大,但都同样典型、精美。直到近年,现代金属风格的“舞裙”楼,还获得了国际建筑大奖,说到这儿想起来,“舞裙”的“作者”也曾参与上海“捷克花园”的设计。

布拉格也真不愧为一所建筑学院,我们这些居住于此的人,不管原来是学什么的,几年下来,附庸风雅也罢,口中都要时不时喷一喷关于建筑的名词,好像这样才对得起布拉格居民的身份。从这里我也感到,国人把木结构发展到登峰造极,但是,最终难以突破材料的局限,适应现代人口和效率的需要,现在人们住的砖楼、独栋或者连体房屋,正是和西方自古以来的砖石混凝土结构一脉相承。

不同时期、不同流派、不同风格,单独的、重叠的、组合的建筑形态,如岁月印记之于人,带来厚重、深沉、丰富;带来年轮、沧桑、内涵。使布拉格城堡、老城广场,当然也使高堡、查理桥、瓦茨拉夫大街等呈现给我们的整个布拉格,透发出成熟的魅力和独特的价值。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arekxu 帖子 发表于 2006-9-18 16:10:10 显示全部楼层

舍不得波西米亚(系列之四)--千年等一回,布拉格城堡。作者:含蓄

http://hanux.spaces.live.com/blog/



千年等一回

——布拉格城堡



2001年上海民乐团参加了“布拉格之春”音乐节,我们看了,还买票请了当地朋友。那时候对布拉格的地名没那么熟悉,拿票看地址,有点疑惑为什么不是正儿八经的剧院或剧场,到那里才知道,演出安排在布拉格城堡内皇宫宫殿的弗拉蒂斯拉夫大厅(vladislavský sál),不仅非常适合演奏室内乐,而且真正是皇家规格待遇。

布拉格城堡坐落在伏尔塔瓦河西岸,河岸制高点,壮观雄伟,使英俊的布拉格散发出豪迈的气息。从城堡眺望全城,浩瀚成片的红瓦白墙绿树黑塔金顶,令人心旷神怡;从河岸遥望城堡,又是另一番景象。特别是夜晚,从昏黄灯光照耀的河面望过去,黑黢黢的山脉中间,宛若悬落在半空中的城堡散发着神秘的光辉,仿佛漂浮在梦境中的童话恍然失落。那光并没有五彩,更不明亮,只是那么昏昏绿绿浅浅淡淡明明暗暗地把城堡衬托出来,便营造出神秘幽然、令人向往的气氛。有朋友和我争论,说那不是幽光,而是明亮,因为光束把城堡的细节都呈现出来了。我想起卫慧一本书里的描述“买贵重高品质的衣服,但穿上去要显得平和,一点看不出贵。”我和朋友其实都对,我看到了灯火营造的幽暗,他看到了幽暗背后的灯火通明。

有人惊讶地告诉我,城堡居然修了一千多年。乍听这话,好像巴塞罗那高迪的圣家堂大教堂一样,精工细作百余年,至今尚未完工。千年城堡,可不是这个概念。这座鸟瞰呈一端宽一端窄的瘦梯形城堡,包括一座皇家宫殿,三个教堂,一座修道院,公元九百多年始建以后,换了新君主新家族当政,扩建改建,遇到战争、火灾的损毁,重新修造,跨越四个王朝,历时十个世纪。不过其中的确有些部分,比如圣·威图斯(st. vitus)教堂,1344年以后的设计修造一直具有延续性,直到二十世纪共和国时代,才真正举行完工大典,算得上旷世纪的持久战。教堂的侧面和背面,都是大片空场,适合遐想;两座高耸尖塔下面的正门,却和门廊紧紧相对,距离很近,近到一穿过门廊就好像要撞到一样,开门见山,直截了当,赶紧举头遥望,不得不因它的出场多添几分敬仰。这所大教堂,是中部欧洲第一座哥特式教堂,欧洲第四大教堂,颇有历史地位。而欧洲各国历史交错混杂,令我们经常需要“张冠李戴”,在维也纳,我们就发现那里最著名的施蒂芬教堂是因为当时在维也纳的皇帝想和布拉格“斗富”才大举扩建的。德国的莱比锡大学,则是布拉格大学(查理大学前身)弥漫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胡斯时代,日耳曼教授学生出走而建的。

布拉格城堡充满典故和故事。不仅皇宫和教堂里的“十三陵”向我们传递帝王将相的消息,颇具艺术价值的壁画、藏画也描述很多神话传说。

这里有比我们晚了整整三百年的“玄武门之变”,“胜者王侯”没错,不同的是败者可并没有像李建成那样丢了性命还落个一无是处,“瓦茨拉夫(vaclav)”则像“狮子王”一样永垂不朽,成为波西米亚的保护神。另一位青史留名的“败者”是名囚徒,中世纪的年轻骑士达利波(dalibor),因为庇护犯法的农奴被处死刑,关在城堡后门处囚塔的地牢里,这位真骑士风范的死刑犯居然在囚禁的日子中,学会拉小提琴,很多同情他的人前来聆听他的琴声,还从窗户送给他食物和水,使他不至饿死。囚塔后来因这第一名囚犯而得名“达利波塔”(daliborka)。

和囚塔一样,本来不起眼,却更充满魅力的,是原来的“警卫班宿舍”,后来金匠术士们的栖身之地,现在的精致小店——黄金巷。街道又短又窄,一排拙朴的小民房沿街而立,墙面漆成不同的彩色,门矮矮的,好像庄严肃穆的城堡区里,悄悄住进来一群小矮人。其实,房子没那么矮,低头躬身进到里面,因地面低过街面,刚好能直起身来;也因为周围太过高大,才更显得这里童心未眠。

布拉格城堡从修建的时候起,就作为波西米亚王的王宫使用,那么有着波西米亚血统,同时又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查理四世时期,城堡就成为皇宫。1918年共和制起,这里作为总统府使用至今,办公楼顶旗杆上飘扬的旗帜,告诉我们说不定总统正倚在某个窗口,关注参观的人流,如果看不到旗帜,就知道总统外出出差。

从一座城堡,我们看到一个民族的源远流长绵延不息。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aomao 帖子 发表于 2006-9-18 23:01:41 显示全部楼层

Re: 舍不得波西米亚(系列之四)--千年等一回,布拉格城堡。作者:含蓄

好文好文,继续期待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arekxu 帖子 发表于 2006-9-19 16:40:38 显示全部楼层

舍不得波西米亚(系列之五)--几度风雨几度春秋(查理大桥)--作者:含蓄

几 度 风 雨 几 度 春 秋
http://hanux.spaces.live.com/


——查理大桥



河,像女人的丝巾、手袋、项链、发饰;河,使草青、树绿、气润、神爽;河,使珍珠成串,音符成谱,使故事有了线索,城市有了灵魂。

布拉格的地图上,就有这样一条宽宽的弯弯的的蓝色线路,穿过市中心,那是美丽的伏尔塔瓦(vltava),从南向北流入易北河(labe)。

布拉格,最早就发源于伏尔塔瓦河两岸。

不过,伏尔塔瓦河最近一次扬名世界,是在2002年夏天,中欧大雨,一百多年没见过洪水泛滥的人们,怎么也想不到“水灾”居然降临在眼前,其后抗洪救灾成了全城大事,特别是中心街区,那里地势最低,严重的地方,水淹没了二层楼,地铁、电车都中断了,很多人一、两个月没办法回家。周围地势高的地方,除了有序加入义务救助组织,多数人还在正常上班作息,交通也在分段继续。刚一意识到洪水成灾,人们就不约而同把担心集中在一座桥上,连我们这些外国人也跟着紧张,那就是布拉格的经典——古旧、质朴,与金碧辉煌傲然对立的查理大桥。而查理大桥的前身,1158年建成的欧洲第二座石桥犹滴桥,就于建成后约二百年毁于洪水,查理桥1357年通行以后,几百年间数次经洪水冲刷,曾有桥洞被毁的经历。


发生在桥上的故事很多。稍微细心一点,就能在桥上发现一幅浮雕,浮雕前总聚集着一些人等待,浮雕上面有个倒挂的被摸得晶晶亮的小人儿。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见人们都去摸,也去摸了一下。问朋友,说反正是幸运。后来当地朋友才把这个挺残酷的故事解释给我。十四世纪末期,支持庇护宗教改革的国王瓦茨拉夫四世和布拉格大主教区总主教矛盾重重,国王另立嫡系主教,还盘算着等修道院长去世后把修道院的财权把持过来,以支持新主教区用度。结果不巧,修道院长去世的时候,国王正在狩猎,而由于名叫扬·内波穆克(jan nepomucký)的教会法律博士起到关键作用,使主教抓住时机,及时选举新院长,使国王的如意算盘终于泡汤。国王迁怒于扬·内波穆克,极刑处死,尸体经捆绑后扔下查理大桥,浮雕上就是他被扔下桥的场面。因为捷克语的扬,就是约翰(johan z pomuku),他也被称为圣约翰(st.john)。从十六世纪起,这个故事多了一个演绎版本,圣约翰曾经是王后的忏悔神父,掌握王后的隐私,据说是红杏出墙,但是神父致死拒绝向国王透露。而且,演绎中,国王虐待约翰致死的真正原因,恰恰在于无从扒开他的铁嘴钢牙。于是,这个倒挂的小人儿,成了女士们一定要摸的幸运之星。

同时,我们庆幸,洪水退去,大桥安然无恙。

桥面上人物很多,除了这座完成于1683年的塑像浮雕,1629年桥上建造了耶稣受难像,十八世纪初完成二十座雕像,十九世纪中叶完成七座,1938年还完成了一座。塑像、桥栏之间,手工艺小贩一字排开,人像和风景写生、泥塑和泥塑画、特色乐器演奏、提线木偶表演、民间首饰贩卖等等。有人评价,查理桥是“手工艺品小贩的天堂”。如果较真研究,他们的气质、装束,和作为,虽然是贩卖工艺品,仍然和大桥的格调格格不入,但是,当你自己也置身于这桥中,这些小贩便在你眼中,又同你一起溶入了风景。于是,我拍照的时候,很愿意把他们,连同周围的游客,都一起收进镜头,我觉得那样的桥才是活生生的生动。

来过查理桥很多次,除了第一次游览,和专门陪着第一次来游览的朋友,我们自己每一次散步,几乎都只走到桥的一半,然后找个地方,斜依在被太阳晒得温温热热粗粗厚厚的石头桥栏上,感受丝丝缕缕凉凉爽爽的清风。看桥下伏尔塔瓦河上的浅水坝,使宽广的河面形成一道永远波动的浪纹,似乎岸边独坐的音乐巨匠斯梅塔纳(smetana)抚弄琴弦,聆听他由于失聪而从未聆听过的巨作——我的祖国;看桥侧加固水坝的木栏,黢黑的颜色好像和大桥浑然一体,也要伫立千年;看木栏每只斜倚的木桩顶端,拖着一只只小憩的水鸟,仿佛着意列队;看河面上婀娜多姿的天鹅,时而翘首,时而俯盼,时而展翅飞翔……然后,望一望对面远处的桥塔,便折回来路。也许当我们有了时间,不再有旅人心境的时候,那份悠闲,便使我们少了探索的激情,却更可以品位桥上的风景,和桥上的思念。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scotch 帖子 发表于 2006-9-19 17:02:13 显示全部楼层

Re: 舍不得波西米亚(系列之五)--几度风雨几度春秋(查理大桥)--作者:含蓄

写得如散文一样,好文笔
旅行是消除愚昧与偏见最好的方式。一起走遍全球吧。
如果游记盖楼发图片,记得在发帖框右上角点击高级模式哦!
回复

marekxu 帖子 发表于 2006-9-21 16:14:58 显示全部楼层

舍不得波西米亚(系列之六)--名女人,赢了世界又如何——高堡 作者:含蓄





名女人,赢了世界又如何——高堡





名女人,赢了世界又如何

——高堡



捷克的女人好看,大街上摩肩接踵尽是漂亮女人。比斯洛伐克和波兰不敢说,比西面比北面美女如云。原来想象过他们中老年妇女都像乌克兰大婶儿一样,是有这样的“象腿族”,不过除了金发碧眼的洋娃娃,身姿妖娆的少女,风韵宜人的成熟女性绝对不在少数。有一天,和同事谈起买房子,这个业余时间教授舞蹈的女孩子说,“我可不想因为贷款拴住自己失去自由,当然,我喜欢大房子,看来还是嫁个有钱人最好。”是啊,满世界的女人都会感叹做女人难。

公元八、九百年间,波西米亚土地上诞生了普谢米斯里德(přemysl)王朝,传说中这个王朝是西斯拉夫部落的首领里布什(libuše)女大公所建。可那个时代,族人们已经开始对女权当政不满,为了维持辛苦得来的政权,女大公不得不赶紧把自己嫁出去,姓“普”的庄稼汉就成了名义上的君主,而普谢米斯里德王朝就此延续两百年。里布什是否心中充满无奈,是否且如何上演垂帘听政,是否说过,作事业成功的名女人难上加难,我们不得而知。

虽然有历史学家考证说高堡(vyšehrad)始建于公元十世纪,人们还是宁愿相信传说中的七世纪,而且,相信传说中赢了世界又功成身退的里布什女大公曾经居住于此,而至今保留着她沐浴处的断墙绝壁。如果传说是真的,这第六位纳入布拉格的市镇,才是大布拉格最古老的部分。

高堡坐落在山崖上,在布拉格城堡对面一侧河岸,大约比城堡向南二、三公里,像个独立的山顶公园,草坪小径中间,两座高高的尖塔骤然而起,是为高堡地标。高堡的城墙,三面都临着山崖,城墙栈道那居高临下的位置,使其成为巨大的观景台,吸引着人们在这里驻足远眺。

凭墙南望,伏尔塔瓦河像一条丝绸飘带,软软地落在两山之间,像舞女的软腰肥臀一般,在高堡山崖下折转变宽,向南越展越远,和远山一色。右面河汊,停靠着一艘蓝色的船上旅馆,中间狭长的陆地,青青草地上面,散落着白色的房车,彩色的帐篷。左面的河汊里,泊着大大小小的游艇和小船,中间的半岛上几片棕色木屋,像是船家所在。两艘大型游船缓缓驶过,水面上本来轻轻皱起波纹,这时,随着船尾,挂起长长的斜斜的涟漪,像新娘拖地的长长裙摆……

两山之间,数影红房令人百看不厌。

延河向北,一道道形态各异的桥梁跃然河面,河两侧的红红绿绿随山脉起伏,衬托出远处的布拉格城堡。

高堡墓园和万神殿,长眠着捷克人民拥戴和纪念的名人,包括众所周知的两位捷克音乐巨匠,德沃夏克(antoní dvorřak)和斯梅塔纳(bedřich smetana),稳重深情的《自新大陆》、激扬婉转的《我的祖国》,仿佛隐约地从墓园传出,余音不绝……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arekxu 帖子 发表于 2006-9-22 15:20:57 显示全部楼层

舍不得波西米亚(系列之七)--丝绒的感觉,瓦茨拉夫广场 http://hanux

丝 绒 的 感 觉

——瓦茨拉夫广场



天安门广场曾经被相声开玩笑说,要搞成大市场。其实也不奇怪,布拉格几个著名的广场,都从大市场发展而来。不过,如果习惯于把广场理解成很广阔的大片领域,对布拉格,包括对其他欧洲城市,就不一定全适用。一块空地,他们也能起名字叫它作“square”“naměstí”(分别是英语和捷克语广场)。后来,香港人把购物面积大的高楼都叫广场暂且不提。

中世纪的干草市场、牛市,和马市,就是后来的“senovážné náměstí”斯诺瓦什尼广场、“karlovo náměstí”查理广场,和“václavské náměstí”瓦茨拉夫广场。

十四世纪,以这三片市场为中心,形成了新兴市镇——布拉格最早四个古市镇之一的新城(nové město),现在,其中的瓦茨拉夫广场成为大布拉格真正的市中心。

我到捷克接触的第一个当地人,是机械进出口公司的高级经理,高个阔肩厚背,灰白的头发,灰蓝色的眼睛,穿着笔挺的深红色西服,风度翩翩。同来出差的书记让我用英语告诉他“你像阿兰·德龙。”我没好意思说。见面时,他微笑着伸出左手,与我们习惯伸出的右手相握,他右边的袖口里是一只黑色的假手。我小心翼翼地问过,知道发生在1968年“布拉格之春”,苏东联军的坦克压过瓦茨拉夫广场的时候。算起来,那年他23岁,一定是个热血青年。后来,布拉格每年的音乐节沿用这个历史事件的名称,我心里总被捷克人这种浪漫情怀感染。

1989年的天鹅绒革命也发生在这里,人们在这里集会、演讲,群情激昂,直到政府瓦解、再生。当年东欧好几个国家发生变革,都被冠以颜色,而捷克脱离苏东阵营的前后,因为它的和平气质,别于周边国家,独用“丝绒”或者“天鹅绒”来命名。

别看捷克人被公认不是好战性格,他们有时候也挺火爆的,历史上发生过两次“抛出窗外事件”。一次是1419年,宗教改革者胡斯就义之后,七名胡斯派的激进分子被扔出窗外,成为“胡斯战争”的发端。另一次更著名,发生在1618年,捷克贵族抗议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对新教徒的干涉,冲击布拉格城堡的皇宫,在波西米亚公署把皇帝委任的行政长官以及秘书,愤怒地抛出窗外。三个人从十五米高的地方掉下来,却幸运地落在粪堆上,全都没死。这个结果给罗马教廷以上帝佑护的口实,这次事件成为欧洲著名的历史事件“三十年战争”的导火索。现在,银行到处推销他们的住房积金贷款,“买房吧,租房子等于把钱从窗子扔出去外!”从几百年前“扔出窗外”的战争,到“天鹅绒革命”和“天鹅绒离婚”(对捷克斯洛伐克和平分家的说法),捷克人如何走过这漫长的心路历程?

瓦茨拉夫广场的气质很随意、舒适,平常日子,是逛街的好去处。

事实上,广场宽60米,长却有750米,我们都习惯于叫它大街,大街低端是牟斯代克(mustek),高端,圣·瓦茨拉夫雕像过去,是著名的国家博物馆(museum)。这雕像中,波西米亚保护神瓦茨拉夫的坐骑铜马在华人中间最有名,几乎没有人敢说他没在“大铜马”底下和人约会过。人们对这个城市不甚熟悉的时候,或者担心约见的对方不熟悉,准会找上这个地标。

大街两侧,全是饭店、银行、办公楼、时装店、电影院,还有赌场,繁华一直延伸到牟斯代克左右的步行街。大街人行道上,遍布旅游品摊位、报刊亭、快餐厅,特别诱人的是发着“咝咝”声音烤肉肠的香味。大街经常作为露天艺术展的集中展区,最近就陈列着一些倒立的“超人”,列队的锈金属兵,旧鞋浇筑的水泥柱子,破车拼的三角形……

  头顶的天总是蓝蓝的,大街上的阳光总是满满的,也有树影,也有微风,一间挨一间的店铺,奢侈地开在那么古典那么华丽的大楼底层、回廊,最适合迈着悠闲的步子边看边逛,有点高贵,有点柔软,有点温暖,有点醉人……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marekxu 帖子 发表于 2006-9-24 03:29:08 显示全部楼层

Re: 舍不得波西米娅【系列连载】----之一:落草波西米娅

哈哈!我们是邻居,两个民族同属于斯拉夫,但是一个是喝啤酒的,一个是喝葡萄酒的,虽然连文字都是捷克这边帮那边勘定的,民族自决吗,92年才来时正赶上他们投票,分就分吧,分裂未必是坏事,欧洲的发达,和国家小有关的。
走遍欧洲推荐,申根签证必备:
曼福境外保险美亚旅行保险安联境外保险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